官途 > 官途 > 第2209章 各出奇招

第2209章 各出奇招

  刘飞说完,转身向停车场走去。张明涛则紧跟在刘飞身后走了过去,因为一会他还要跟随着刘飞前去视察沧澜市的情况呢。

  等刘飞离开之后,黄强和冯双阳、严少峰的脸色全都阴沉了下来,黄强满脸苦涩的看向冯双阳说道:“冯省长,您看刘飞都下了死命令了,我们怎么办?这两边的违章建筑,到底是【官途】拆还是【官途】不拆?”

  此刻,冯双阳心中的怒火早已经熊熊燃烧起来,因为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窝火过,上次在常委会上被刘飞使用避嫌原则直接赶出常委会会议室,而这一次,刘飞更是【官途】直接拍板要拆除这里的所谓的违章建筑,而且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这简直就是【官途】独断专权,实在是【官途】太过分了。

  这让他相当不满,尤其是【官途】此刻黄强一问,更是【官途】让他心头火起,他冷冷的看了黄强一眼说道:“拆,为什么不拆,刘书记都发话了,这地方能不拆吗?不过刘书记做事情也太不靠谱了,他以为拆除这些地方跟下行政命令一样,盖个章签个字就完事了,他也太不把我们政府部门的工作流程放在眼里了,做什么事情总得有一个流程吧,尤其是【官途】涉及到了这么多商家企业,涉及到了建筑承建商的产业、产权等等,这些都是【官途】需要协调、沟通和谈判的,不是【官途】三天五天能够解决得了的,据我了解,好像很多工程在拆迁的时候,没有一年半载的谈判根本就谈不下来,对于刘书记的指示,我们必须要好好的去落实,但是【官途】落实的好坏并不是【官途】完全受我们掌控的,还需要多方面的意见,至少,也得人家承建商同意才行不是【官途】。否则,那就是【官途】强拆了,我们从高层到基层,一直都在强调坚决不能强拆,不能损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这一点,我们必须要落实到实处的。”

  听冯双阳这么说,黄强便明白冯双阳的意思了。他是【官途】想要使用拖字诀。

  不过这个时候,严少峰却问道:“冯省长,刘书记不是【官途】说5天之后他还会过来视察吗?还说必须得看到我们已经行动起来了,您说我们总不能一点都不动作吧?”

  冯双阳嘿嘿一阵冷笑,说道:“这些事情还需要我来给你们想办法吗?这些事情如果你们都办不好,留你们在位置上有什么用?办法你们自己去想,必须要让刘飞看到我们的行动,但是【官途】又要告诉刘飞,这是【官途】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不是【官途】三两个星期就能真正采取实际行动的。好了,办法你们自己去想吧,我先走了。”说完,冯双阳也走向自己的汽车离开了。

  现场,只留下严少峰、黄强等人面面相睹,满脸苦涩。

  官场之上,历来都是【官途】官大一级压死人,一级压一级。

  刘飞和张明涛离开现场之后,刘飞的脸色一直阴沉着,刘飞可不是【官途】傻瓜,他心中非常清楚,像这条步行街如此重要的地方,居然有人敢做出如此大手笔的违章建筑没有一定的后台是【官途】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尤其是【官途】连张明涛都无法将这件事情摆平,在沧澜市市委常委会上居然无法通过拆除整改的意见,这充分说明,不仅搞出这个违章建筑的人后台很硬,甚至很有可能后面还牵扯到了不少既得利益之人,而这些之人的影响力也绝对不容小觑。但是【官途】,刘飞的眼光看得是【官途】比较长远的,他非常清楚,作为一个省会城市,沧澜市如果要发展,绝对不能允许这么多的违章建筑存在,这不仅仅是【官途】市容市貌的问题,最为关键的是【官途】关系到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问题,纵观最近几年来发生的重大火灾事件,很多都和违章建筑有脱不开的关系,所以,这一次刘飞发现问题之后,直接将事情搞大,他要看一看,到底是【官途】谁在后面站着,看一看那些既得利益阶层将会如何出招,如果对方不能很好的执行自己的指示,刘飞不介意将那些既得利益阶层,将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直接无视的人全部都掀翻放倒,因为在刘飞的眼中,老百姓的利益永远都是【官途】第一位的。

  看着刘飞那阴沉着的脸,张明涛没有说话,此刻,张明涛感觉到自己十分惭愧,因为自己身为堂堂的省委常委、沧澜市市委书记,竟然不能推动拆除违章建筑这么小的事情,最终还得劳烦刘书记亲自出手,这让他有些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随后,周剑雷开着汽车载着刘飞和张明涛沿着市郊的街道上缓慢行驶,让刘飞充分考察一下沧澜市的建设情况。

  等刘飞考察完整个沧澜市市区情况之后,已经是【官途】晚上6点多了,把张明涛送回到市委大院之后,刘飞返回省委大院内。

  坐在办公椅上,刘飞把头靠在椅子背上,满脸的愁容。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虽然沧澜市身为沧澜省的省会城市,但是【官途】在刘飞眼中,现在的沧澜市格局实在是【官途】太小了,经济发展也相当滞后,整个城市超过15层的高层居民小区建筑居然没有几个,很多都是【官途】7层以下的破旧小区,而且街道两侧高楼大厦也很少,而再建的高层建筑虽然也有不少,但是【官途】这些建筑大部分都是【官途】新源集团和强者集团等在上一次沧澜肉联厂项目中拍卖的土地基础上搞起来的,这充分说明沧澜市的城市发展和经济发展太滞后了。现在的沧澜市单从市容市貌来讲,比起自己十多年前从政过的岳阳市来讲都差了很多,要知道,十多年前,自己离开岳阳市的时候,整个岳阳市市区内高楼大厦林立,gdp相当于现在沧澜市gdp的2倍还要多,要知道,那个时候可是【官途】十年前啊!

  老百姓要富裕,经济必须要发展,经济要发展,就必须有投资,有项目,所以,招商引资就成了重中之重。不管用什么办法,我必须要把沧澜省的经济发展起来!想到这里,刘飞狠狠的一拍桌子,双眼中露出坚毅之色!随后,刘飞突然冲着省政府大院的沈中锋办公室的方向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沈中锋啊沈中锋,以前咱们两个是【官途】在搞政治斗争,现在,政治斗争搞得差不多了,下面我就要逼着你和我搞经济斗争了,只要我们在经济上竞争起来,双方把自己的力量全都使出来,我相信,不管咱们谁胜谁负,最终得到好处的都是【官途】老百姓。郑建勇啊,你也不要总想着玩平衡那一套,这一次,我把你也得设计进去,要想在沧澜省取得政绩,不拿出点真本事怎么能行呢。”

  说完之后,刘飞直接打开电脑,新建了一个word文档,开始把脑海中早最近这几天一直都在酝酿的一个想法敲打了进去,随后,刘飞从晚上6点多一直忙碌到晚上11点多,这才算是【官途】把这份文件写好,随后又交给林海峰,让他帮自己校对一遍,林海峰拿到刘飞亲自敲打出来的文件看完之后,当时便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整出这么一份文件出来,对于这份文件的能量,林海峰太清楚了,如果要是【官途】自己的老板在明天的常委会上抛出这份文件,林海峰估计常委会上常委们估计都得炸窝了不可,这份文件实在是【官途】太猛了。不过吃惊归吃惊,林海峰还是【官途】仔细的把这份文件校对了3遍之后,这才送进刘飞的办公室内,刘飞最后再校对了一遍之后,让林海峰把这份文件打印13份备用。

  第二天上午,刚刚来到刘飞办公室,刘飞便给省委秘书长何建平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通知所有常委上午10点到常委会会议室内集合,讨论一下沧澜省有关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议题。

  何建平听到刘飞说完议题之后,当时他的心中就是【官途】一动,虽然中央早有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文件,但是【官途】在沧澜省一直沿用的都是【官途】以前的政策,在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问题上还是【官途】很少涉及的,毕竟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并不是【官途】一朝一夕的事情,是【官途】需要摸着石头过河的,而沈中锋属于那种为官稳重之人,所以在很多时候,他宁可保守,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过多的探索,在他看来,稳重、稳定是【官途】最为重要的。而何建平却仔细研究过刘飞在东海省当省委组织部部长之时搞得那个干部公开竞聘上岗制度,那个搞得相当不错,现在很多地方也都推行开了。就连沧澜省也已经有些层次上展开了,但是【官途】这一次,刘飞居然再一次提到了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议题,何建平相信,刘飞绝对不会在重复在东海省的那一套,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沈中锋会不会同意呢?想到这里,何建平立刻首先给沈中锋打了电话,把刘飞的指示和议题告诉了沈中锋,沈中锋听完之后,当时眉头便紧皱起来。

  过了一会,沈中锋估摸着郑建勇也接到了通知之后,立刻拨通了郑建勇的电话。因为沈中锋也已经意识到,刘飞突然之间抛出这个议题,那绝对是【官途】早有图谋的,而且这种问题如果一旦被刘飞给设下圈套,自己想要解套的话那可就麻烦了,所以他必须好好和郑建勇商量商量,争取联合起来对抗刘飞。

  最新全本:、、、、、、、、、、

看过《官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