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 官途 > 第1384章 艰难的抉择

第1384章 艰难的抉择

  看到刘飞和唐烈、付成僵持起来,吕文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对于今天接二连三出现这种意外状况,让他始料未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烈和付成竟然会在莫小海的这个问题上如此的执着和蛮横,这几乎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因为平时的时候,不管是【官途】付成也好,唐烈也罢,他们表现的都是【官途】非常的镇定和谨慎的,几乎很少让人抓到任何的把柄和漏洞,难道莫小海的案件把他们两个也都牵连了进来不成?想到这里,吕文博冷冷的说道:“唐烈、付成,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记者们有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的自由,这是【官途】毋庸置疑的,你们凭什么查扣人家的机器,而且他们也没有拍摄你们,而且他们是【官途】跟着我和刘飞一起走进来的,只是【官途】记录了下来莫大海自杀前后的实际恰竟偻尽块况,你们在着急什么?还有,莫大海夫妻他们有没有犯一丝一毫的过错,他们可有违法乱纪的行为?如果没有,你们凭什么要扣押他们,如果你们非得一意孤行,我不介意向中*纪委直接举报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

  吕文博的话说完,唐烈和付成全都沉默了下来。对于刘飞,他们可以直接和刘飞短兵交结,因为刘飞只是【官途】身在纠风办,对于下面的那些中低层官员有威慑力,但是【官途】对于他们两个,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不过吕文博却不同了,在来三江省任省纪委书记之前,他可是【官途】在中*纪委任职的,关系网十分幽深,甚至可以说是【官途】深不可测,虽然在三江省吕文博并没有办过几个特别重大的案子,但凡是【官途】吕文博所办的案子,不管有多大的阻力,他没有一次空手而归的,几乎将案子中所有主要人员一网打尽。所以在三江省,虽然吕文博并没有靠向石振强或杜明毅其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官途】不管是【官途】石振强和杜明毅对于吕文博采取的态度都是【官途】拉拢与合作,没有一个人采取打压政策。所以,唐烈和付成对于吕文博所说的话不得不忌惮几分,唐烈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飞今天竟然会把吕文博给拉了过来。

  付成脸上有些不悦的说道:“吕书记,您是【官途】省委领导,您应该知道,今天莫小海的事情是【官途】绝对不宜宣传出去的,不管是【官途】正面的还是【官途】负面的,只要是【官途】宣传出去,对于我们三江市甚至是【官途】三江省都没有任何的好处。尤其是【官途】我们三江市正在和铃木集团进行一项涉及到十多个亿的大型投资项目,现在已经进展到了关键时刻,我和唐书记今天如此做法也是【官途】为了三江市的大局着想,我们也是【官途】受了市委所有常委的委托前来办事的,吕书记,我想,如果从大局着想,您应该也会理解我们的处境吧?”

  付成的话说得的确是【官途】冠冕堂皇,吕文博也微微皱起眉头来。付成的话也的确有几分道理,如果莫小海这件事情报道出去,对于三江省的形象的确是【官途】一个负面的作用,这是【官途】一个省委领导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官途】刘飞却偏偏在来的时候把这些人带上了,刘飞难道还有其他的目的不成?和刘飞接触的越久,吕文博越发现现在的刘飞就像是【官途】一泓秋水一般,深不可测!他总是【官途】能够在最让你想不到的角度突然出击。所以吕文博听完付成的话之后,并没有自作主张,而是【官途】看向刘飞。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却突然嘟嘟嘟的响了起来。

  刘飞冲着吕文博歉意一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是【官途】诸葛丰的电话。看到手机上的短信之后,刘飞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与此同时,吕文博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之后,也是【官途】脸色大变。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却让唐烈和付成面面相觑,脸上露出惊讶不解之色,刘飞和吕文博同时接到短信,这是【官途】巧合还是【官途】他们设下了什么局?想到此处,两个人同时眉头紧锁,心中暗暗盘算起来。

  这时,刘飞看完短信之后抬起头来,淡淡一笑,突然啪啪啪的拍起掌来:“好!好一个付成付市长!你说得话果然是【官途】冠冕堂皇啊!既然你说你和唐烈是【官途】为了三江省的大局着想,不想给三江省抹黑,那我看今天这件事情你、我也就别在这里争论了!你不是【官途】不想让这些记者和莫大海夫妻走吗,那好,现在我还不带他们走了!”

  听到刘飞这样说,付成心中一喜,不过很快却有狐疑起来:“这刘飞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又接着说话了:“不过付成、唐烈,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我现在就给省委石书记打电话,希望能够在市公安局召开现场常委办公会议!讨论铃木康中撞死人这件事情,因为我刘飞,对于你们三江市市委在铃木康中撞死莫小海这件事情上的做法非常的不满,大大的的不满,如果可以,我真恨不得抽你们两个人每人一个大嘴巴!”说完,刘飞拿起手机来,一边往旁边走一边拨通了省*委*书*记石振强的电话:“石书记,您休息了吗?”

  此时此刻,石振强并没有休息,他虽然已经回到了家,但是【官途】在家中的书房里,他依然犹如在办公室里一样,处理着三江省的公文,思考着三江省大大小小的各种事情。对于三江省现在的状况石振强心知肚明,对于自己身上的胆子他也非常清楚,对于自己的能力他更是【官途】清楚,自己只能在能力范围之内尽力去做好,在确保三江省稳定的前提下向前发展,为自己的接任者打好基础,如果接任者有能力的话,那么三江省就有可能一飞冲天,而自己现阶段所要做的就是【官途】从细节上为接任者做好基础。这些事情是【官途】非常繁杂的,涉及到政治、经济、金融、宣传等诸多领域,必须有一个大局观强,做事稳妥、心思细腻之人来完成!对于上面能派自己到三江省工作,石振强心中是【官途】非常激动的,他知道,这是【官途】上面对自己的绝对信任,所以,从他一到三江省之后,便从没有一日懈怠过。

  深夜接到刘飞的电话,石振强感觉到有些意外,拿起电话站起身来,在屋子里面一边走动着锻炼一下身体一边说道:“刘飞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刘飞声音悲切的说道:“石书记,不知道您接到汇报没有,今天晚上在建业大酒店门口发生了一起日本人开车撞死大学生的事件,我不知道别人是【官途】怎么跟您汇报的,但是【官途】我要说的是【官途】,在撞车事件发生之时,我就在现场,我亲眼目睹了日本人铃木康中在和大学生莫小海发生冲突之后,转回车内,开车故意将莫小海撞死的事实!而且事后铃木康中扬言用400万买莫小海一条人命已经价格够高的了!石书记,您知道吗?莫小海就被撞死在我的面前啊!鲜血淌满了他那年轻的脸庞,也打在我的脸上!石书记,这是【官途】日本人铃木康中对于我们华夏人民生命财产的一种极大的漠视!可是【官途】石书记,您知道吗?就在莫小海被撞死的现场,三江市市委召开常委会,他们以正在和铃木集团谈判,要顾全大局为由,做出了让铃木康中赔偿400万给莫小海的家人,息事宁人的决定!石书记,您想想看,这可是【官途】一条人命啊,三江市的市委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让老百姓心寒啊!而真正让人心寒的还在后面呢!就在莫小海被撞死之后,在三江市市委的指示之下,海华区区委书记和公安局局长亲自赶到莫小海家里,将莫小海的父亲莫大民和母亲*带到了海华区公*安*局的审讯室内,对于他们和莫大民夫妻谈了些什么,问了些什么现在我并不清楚,但是【官途】当我和纪委吕书记赶到审讯室现场的时候,莫大民正推开窗户,跳楼!石书记,莫大民是【官途】在跳楼自杀啊!如果不是【官途】被逼到了绝路上,他们会做出这种选择吗?可是【官途】您知道这个时候海华区区委书记郭海明和公安局局长叶圣陶在做什么吗?他们就坐在审讯席上静静的看着!是【官途】静静的看着啊石书记!如果不是【官途】我和吕书记及时赶到,将莫大民救下,恐怕他们夫妻早已经全都跳楼自杀了!石书记,等我把莫大民救下来之后,我义愤填膺,所以就把郭海明和叶圣陶给打了一顿,这一点我是【官途】有些过激,这一点上我接受省委对我的处分,但是【官途】石书记,您知道吗?就在刚才,就在我要将莫大海夫妻带走的时候,三江市市委书记唐烈和付成来到审讯室内,他们不让我将莫大民夫妻带走!尤其是【官途】我在来的时候带了记者,记者已经记录下现场发生的一切,他们更是【官途】要求记者把机器全都放下才能走!石书记,事情的经过大体就是【官途】这样的,作为三江省的一名常委,作为华夏的一名普通的百姓,我刘飞恳求您石书记,请您召集所有省委常委到海华区公安局,在这里召开现场办公会议,共同讨论此事。这件事情有些人说是【官途】小事,说不能因为这种小事而失掉了大局,但是【官途】我认为这绝对不是【官途】一种小事,而是【官途】影响深远的大事,如果以后有外国人或者咱们自己人撞死一个我们华夏的老百姓,都可以赔钱了事,那么我们的法律又处于何种地位?以后谁还会把一条普通的人命当回事!”

  石振强听完刘飞的叙述之后,便沉默了下来。这件事情他的的确确已经接到过汇报了,但是【官途】汇报的内容却和刘飞所说的不太一样,在别人的汇报中,莫大海是【官途】自寻死路,铃木康中则是【官途】交通肇事是【官途】醉酒驾车,事情并没有多么严重,而且自己也刚刚接到燕京市那边打来的一些求情电话,要求三江省省委不要参与此事。尤其是【官途】自己更生接到铃木集团董事长铃木远征的电话,说是【官途】他明天就会来三江省访问,届时,不仅会力促铃木集团和三江市达成一揽子的合作项目,也将会和三江省进行谈判,讨论和三江省达成更多更广阔的合作协议,帮助三江省经济在上一个台阶。一直希望把三江省经济发展起来的石振强接到铃木远征的电话之后,是【官途】相当兴奋的,毕竟能够和铃木集团这样一个超大型的财团合作,是【官途】每个领导都不会拒绝的。尤其是【官途】对于石振强这位在经济发展能力上并不是【官途】特别突出的领导来讲,铃木集团能够主动送上门来更是【官途】一个难得的机遇。如果能够促成这项合作,这对于自己来讲,将会是【官途】一个极大的政绩。自己在三江省的历史上,也能写下辉煌的一笔!

  不过听完刘飞刚才所汇报的情况之后,石振强却又犹豫了起来。无功不受禄的这句话他还是【官途】知道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他更是【官途】清楚!为什么铃木集团不和别的省区合作,为什么这种好事会突然落在自己的头上,为什么自己会接到那么多的求情电话,要知道,那些给自己打求情电话的哪一个都不是【官途】普通人物,都是【官途】有一定的份量的,否则谁又敢给自己堂堂一省大佬打这个求情电话。

  所以,这样一对比,石振强便把实际恰竟偻尽块况猜出了七八分,尤其是【官途】刚才刘飞说话的时候那种义愤填膺的语气更是【官途】让石振强意识到,恐怕刘飞汇报的情况才是【官途】最接近现实的。

  “我应该怎么样抉择呢?一方面是【官途】刘飞这边几乎是【官途】声泪俱下、悲愤欲绝的控诉,一边是【官途】众位实力派人物的求情和那份大大的政绩诱惑?”石振强皱着眉头在书房内走来走去。

  刘飞这边也陷入了沉默之中,他在等待着,他刚才之所以十分详尽的给石振强描绘事情发展的过程就是【官途】为了增加这件事情在石振强那边的筹码,刘飞相信,石振强那边不可能没有人做工作!在这件事情上,刘飞只能尽力而为!只能赌!赌石振强的人品和官德!

  最新全本:、、、、、、、、、、

看过《官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