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 官途 > 第461章 梁二爷
  “不行,唐太宗的玉玺得归我才行!那个最值钱了!唐伯虎的那副仕女图归你吧!那个也挺值钱的!”刘飞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我是【官途】哥哥,你是【官途】妹妹,得听我的!”

  “切~,亲兄妹,明算账!要不这样,唐太宗的那个玉玺咱兄妹先找个地方把他给卖了!然后钱对半分,哥哥啊,你小的时候挺疼我的,为了我的法拉利之梦,你就让让我嘛!”徐娇娇撒娇的说道,说话之间,声调也渐渐变得高了起来。

  刘飞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声音也高了起来:“不行,当初咱老爸也说了,那个唐太宗的玉玺要归我的,是【官途】要作为传家宝传下去的,这个没的商量,其他的那些东西你愿意拿哪个都成,就是【官途】这个玉玺不能动!”

  ……

  接下来,这两个假兄妹就围绕着唐太宗的玉玺吵闹了起来!越吵声音越大,而隔壁那两个人则渐渐归于平静,两个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侧着耳朵倾听着隔壁那对兄妹的谈话,然后,两个人同时站起身来,抢出门外,敲响刘飞他们所在的房门。

  在门口的时候,那个大金牙用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胡建军,这个玉玺你就别和我抢了,我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么一个好东西!你就高高手让给我吧?”

  胡建军声音沙哑的说道:“大金牙,不是【官途】我说你啊,以你的实力能够吃得下唐太宗的玉玺吗?如果这个玉玺是【官途】真的,值多少钱自己心中清楚,而且还不见得是【官途】真的,我看这样,如果这个玉玺是【官途】真的,那么这个玉玺咱俩联合起来把他吃掉!然后卖给梁二爷,梁二爷给的价格基本上在全国都算是【官途】比较高的!”

  大金牙只得点点头。

  两个人还在敲门,但是【官途】屋子里面的吵架声却一直没有停止,似乎根本两个人就没有注意到敲门声。

  胡建军一看,知道这两个人兄妹肯定是【官途】精力太集中了,对于外面的事情也不怎么注意了,便推门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笑,但是【官途】还没等他说话呢,徐娇娇就怒斥道:“你谁啊?没看到我们正忙着呢吗?出去,用不着给我们上水!”

  胡建军一听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了,心说哥们我长得像服务员吗?你们生气也不能牵扯到我吧,但是【官途】为了能够搞清楚玉玺的事情,他也只能苦笑着说道:“二位,请你们稍等一下在吵架行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二位咨询一下!”

  刘飞皱起眉头,不耐烦的说道:“对不起,请你们出去,我不认识你们!”

  这时,后面的大金牙走了过来,咧嘴一笑,露出两颗金色的门牙,他嘿嘿一笑,说道:“二位,我们是【官途】你们的财神,我就跟你们直说吧,我们哥两是【官途】专门做古董生意的,刚才无意间听到你们两个说你们有唐太宗的玉玺,所以我们想要过来看看,看能不能和你们商量一下,看一下你们的玉玺,如果是【官途】真的,我们会给你们出一个很好的价钱的!”

  刘飞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对不起,你们出去吧,我们没有什么玉玺,你们肯定是【官途】听错了!”

  大金牙和胡建军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由得露出一丝无奈之色,然后两个人一同从口袋中摸出两张名片放在茶几上,然后大金牙瓮声瓮气的说道:“哦,那对不起,我们打扰了!”说完,两个人一起离开,走之前,把房门给带好!其实说是【官途】房门,也紧紧是【官途】简易的那种活动门,两个人却并没有走远,而是【官途】故意站在门口处听着。

  这时,就听到里面的徐娇娇对刘飞气呼呼的说道:“哥,都怪你,非得想要独霸唐太宗的玉玺,老爸不是【官途】说过吗,财不露白啊!你们他们两个人,万一要是【官途】坏人咱们办?”

  刘飞点点头,不过脸上却露出一副很诡异的神色,故意说道:“妹妹啊,我感觉那两个人不像是【官途】坏人,尤其是【官途】那个镶着大金牙的那个男的,他的手上带着5个戒指,全都是【官途】金的,看起来应该挺有实力的,就是【官途】不知道他们买得起咱们的玉玺不,我记得当初老爸曾经说过,如果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或者急需要钱的时候,可以把这个玉玺给卖了,但是【官途】最少也得卖个一两千万,否则就别卖!”

  “恩,是【官途】啊,卖2000万的话,哥哥你六我四,这样总行了吧,我就可以买我心爱的法拉利和lv了!”徐娇娇一边强忍着笑容,一边用手指着外面门口处那有些模糊的人影说道。

  刘飞叹息一声说道:“哎,其实哥哥我是【官途】做生意赔钱了,否则哥哥我怎么会不疼你这个我唯一的妹妹呢!这样吧妹妹,如果咱要是【官途】能卖2000万的话,哥哥给你600万,你去买辆法拉利好不好,其他的等哥哥把钱赚回来在给你买!”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外面偷听的大金牙和胡建军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又推门走了进去,脸上都带着笑。

  而刘飞则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吼道:“出去,不是【官途】让你们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大金牙露出一副奸商的模样说道:“这位小兄弟,你别生气,其实刚才你的话我们又不小心听到了,你现在不是【官途】缺钱吗?只要你提供的货是【官途】真的,我保证给你2000万以上,让你的资金可以周转起来!”

  听到这句话,刘飞做出一副有些动心的表情,只是【官途】脸上还带着一丝犹豫,似乎是【官途】对两个人不太信任,大金牙笑着说道:“兄弟,资金方面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能够保证那玉玺是【官途】真的,我保证你能够拿到2000万!”

  徐娇娇则不满的说道:“哼,你虽然看起来一副暴发户的样子,但是【官途】我可不相信你有2000万的现金。”

  大金牙听完之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兴奋了,因为他作为久经战场的奸商,自然知道很多骗术,说实在的,一开始大金牙对刘飞和徐娇娇的表演并没有完全相信,反而此刻徐娇娇这样一问,反而让大金牙放下心来,因为如果是【官途】骗子的话,是【官途】不会要求现金交易的,他们反而更喜欢银行打卡,现金交易是【官途】做生意上非常忌讳的,尤其是【官途】这种大量现金的交易。大金牙笑着说道:“小妹妹啊,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2000万的现金,但是【官途】只要你们保证这玉玺是【官途】真的,我当时就付给你们50万现金作为定金,然后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那个人保证能够出得起这个价,而且信誉绝对有保证!”

  刘飞却摇摇头:“我们可不敢拿着玉玺跟你们去见什么人,万一去了你们把我们给弄起来那50万的定金我们也没机会花了!”

  胡建军连忙说道:“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们带你去见的这个人在道上非常有名,信誉绝对值得信任,而且他还有一个白道上的身份,他是【官途】市政协委员,所以,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他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声誉的事情的。”

  听到胡建军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刘飞的心突地跳了一下,“市政协委员?这个人到底是【官途】谁呢?不过市政协委员很多,其中不少都是【官途】来自岳阳市的商界,文化界等,查也不好查,看来只能跟着他们走一趟了!”想到这里,刘飞露出一副犹豫的样子,最后,看起来好像是【官途】下定决心一般,对大金牙说道:“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我的那个玉玺,也可以跟着你们去,但是【官途】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官途】我们会带着面具去的,我不想我的面貌别别人看到,毕竟,我还想在商场上混呢!不过我奉劝你们最好要老实一些,不要耍什么花样,在去见那个人之前,我会做好善后工作的,只要我出事,我保证你们也跑不了!”

  大金牙和胡建军连忙表示没问题,让刘飞和徐娇娇放心。最后,大金牙问道:“这位先生,您看什么时候我可以去看看你的那个玉玺。”

  刘飞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明天早晨9点,我们在这里不见不散,我会带着玉玺来的。”

  当天晚上回去之后,刘飞立刻和胖子刘臃进行了沟通,并且商量好了一系列监控措施,争取找到大金牙他们说的背后的那个人,据刘飞估计,他们说的这个人应该是【官途】梁二爷,而这个梁二爷应该是【官途】市政协委员,岳阳市的走私大鳄。而当天夜里,胖子刘臃便已经开始暗中在布控起来,一张无形大网已经悄然张开。但是【官途】他们真的能够抓到梁二爷这条大鱼吗?

  第二天一大早,刘飞便早早的起来了,拿出自己箱底深处珍藏的一只紫色檀香木盒,打开木盒,便露出一枚青玉玉玺!外面用黄布包裹着。这枚玉玺是【官途】刘飞上高中时期,偶然之间救了一个重病的流lang汉,那个流lang汉病好之后,便离开了,几天之后,拿来一个破木盒,木盒子里便装了这方玉玺。那个流lang汉把玉玺送给刘飞以后,便飘然离去。一开始刘飞也不知道是【官途】什么东西,后来刘飞把这个东西给那个教他练重拳的老师傅看之后,那个老师傅告诉他,这是【官途】一枚玉玺,所以后来刘飞才配了这么一个檀香木盒子对玉玺进行保存。

  “老大,一切已经布置妥当了!只要他们敢来,我保证他们绝对逃不过我们警方的监控!我也很好奇啊,这个梁二爷到底是【官途】什么人!!”刘臃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刘臃的电话刚刚挂断,刘飞的手机便又响了起来,刘飞接通之后,便听大金牙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刘总啊,我们现在在岳阳市桥西区裕华路与体育大街交口的上岛咖啡厅呢,一时之间过不去了,你到这里来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刘飞顿时就愣住了,然后只能苦笑了,奸商,永远是【官途】奸商!不过我倒是【官途】要看看,你们能耍什么把戏出来!

  最新全本:、、、、、、、、、、

看过《官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