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 官途 > 第338章 血本无归

第338章 血本无归

  刘飞不禁摇摇头,这些人看来真是【官途】不可理喻,无奈之下,刘飞只能出手了!

  呼的一下,但见刘飞身形斗转,便闪出三个人的攻击范围,然后伸出一只手抓住那个满脸横肉男人的胳膊,往旁边顺势一带,脚下一拌,这个家伙便向沙包一般向前扑倒,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另外两个男人从左右两边攻到。

  刘飞向后一撤身,然后猛的伸出双手,猛的刁住两个人的手腕,然后在顺势使劲牵引,两个人一下子就向前扑倒,然后狠狠的撞到了一起,刘飞在伸出腿来,当当两脚,两个人就被踹倒在地上。

  这几下动作兔起鹘落,利索之极,干完这一切,刘飞拍了拍手冲着高明说道:“走吧,这里除了几个看门狗以外,没什么可以欣赏的,咱们还是【官途】去郊外看风景的好!”

  说完,刘飞迈步便往汽车的方向走去。

  高明刚才都看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看起来文质彬彬颇有领导气质的刘飞,在刚才那瞬间竟然充满了一股强烈的霸气,在加上那利索的伸手,就好像叶问在世一般。等刘飞话说完半会,他才反应过来,连忙拔腿冲着刘飞的方向小跑追去,一边跑高明一边摸摸被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打的有些生疼的胸部,想起刚才刘飞说的话:“敢打我的人,有杀过没放过!”高明就觉得心里暖呼呼的,他没有想到,自己吃亏了刘市长居然亲自出马帮自己找回面子来,跟着这样的领导,就算把命都搭上都值了!

  上了车,刘飞冲着司机说道:“师傅,顺着大清河的方向往下游郊区开,我要去郊区看看。”

  司机便按照刘飞的吩咐,掉转车头,顺着大清河的方向往下开去。

  公路就是【官途】顺着大清河的方向下去的,所以一路之上刘飞看的非常清楚,他就发现,这大清河两边的树木大多都已经枯萎了,随着渐渐出了市区,便接近郊区了,而河面也是【官途】越宽,越是【官途】接近郊区,刘飞的心就越是【官途】纠结起来,因为他发现,河面两边的庄稼大片大片的死亡,偶尔还会看到一两个农民站在庄稼地旁边,望着那刚刚长到三寸长的玉米棒子发呆。

  车子已经驶出城区,进入到郊区,公路两边的庄稼地也越来越多,突然,刘飞发现路旁有一水面养鱼池旁边的一个小房旁边,一大群人正在围成一圈,不知道在做什么。刘飞不由得的皱起眉头,对司机说道:“司机师傅,停一下,我们就在这里下去看看!”

  停下车,刘飞和高明下了公路,冲着那堆人走去。

  走到附近,便听到一阵阵哭嚎之声,“哎呀我的老头子啊,你可千万别死啊,咱们一大家子可全都指望着你呢,555555~~~”声音之悲切,令刘飞有些心酸,而旁边的人也在不停的劝慰着,“我说王老哥啊,你有啥想不开的啊,为什么非得要自寻短见不可呢!”

  这时,就听里面传来一个暴躁而充满痛苦的声音怒吼道:“我不死还能怎么样……,我辛辛苦苦积攒了一辈子的积蓄都投资在了这个养鱼池里,满指望着到今年中秋的时候,这6网箱鱼能赚个10多万贴补家用,可谁成想,一夜之间,我这6网箱七八万斤的鱼啊,全都死了,我血本无归啊!我去找岳阳化肥厂去要说法,可我连门都进不去就被那里的保安给打了出来,我去市里信访办要说法,可是【官途】那信访办足足托了我10天啊,我每天去催问,他们都说正在处理之中,他们根本就是【官途】干吃饭不办事啊!你们说,我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我家大小子明天就要娶媳妇了,我还指望着这波鱼上市以后,先给把房子盖上,明年媳妇就可以娶到家了!可是【官途】谁成想摊上这事了,儿子媳妇也黄了,5555!~~你们别管我了,让我喝了这瓶敌敌畏算了!一死百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轰隆隆驶来了一辆摩托车,车上一个男人光着膀子冲了过来,下了车之后,一把分开众人冲到里面,刘飞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只见人群里面地上坐着一个六十多岁满脸皱纹的老农民,他的手上端着一瓶敌敌畏,正在准备往嘴里灌,而他的身边,两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紧紧的攥住老农民的手腕哭喊着:“爷爷你不能死啊,爷爷你不能死啊!”在老头旁边的地上,还跪坐着一个老妇人,此刻泪水婆娑,正在那里哀嚎着,乞求着老头不要死!但是【官途】老头说啥都要去死。

  这时,那个小伙子冲了进去,一把抢过老头手中的敌敌畏瓶子就给扔到了远处,然后扶起老头说道:“爸,你不能死!岳阳市不管,咱们去省里,我已经联系好了咱们王家堡20多个养鱼的还有孙家集几十个田里绝收的人,咱们连夜赶奔省城,咱去省政府门前跪着去,我相信省里的领导肯定会管的,如果省里不管,咱们就去燕京,我就不信这天大地大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大清河已经发生过一次污染事件了,为什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啊,这市里的领导都是【官途】吃屎的吗!”

  小伙子的那番话,句句都像钢针一般刺到刘飞的心里,让他难受之极,于是【官途】他迈步走了进去,缓缓说道:“各位,市里领导并不是【官途】都在吃屎,也许是【官途】有人欺上瞒下呢!”

  这时,那个小伙子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发现刘飞穿的西装革履的,显然不是【官途】村里的人,便把眼珠子一瞪说道:“你谁啊,你咋知道市里领导不在吃屎呢!”

  刘飞强忍住对方那刺激的话语,说道:“因为我就是【官途】你说的市领导。”

  “你就是【官途】市领导?”小伙子怒视着刘飞恶狠狠的问道。

  刘飞点点头:“没错,我就是【官途】主观环保方面的副市长刘飞。”

  “乡亲们,把他围起来,不要放过他,还分管环保的副市长呢,大清河都污染成这样了,我看你肯定是【官途】受了化肥厂的贿赂了!打他!”小伙子大声呼喊起来。

  原本围在老头身边的众人听到这里,呼啦啦就冲上来把刘飞和高明给围在当中,高明一看,顿时就站出来护在刘飞的面前大声说道:“各位老乡们,请你们静一静,这位是【官途】咱们岳阳市新来的副市长,他昨天才刚刚上任,今天下午开完会就出来进行环保调研了,大家不要冲动,请大家体谅一下刘市长吧,他是【官途】真心真意想帮大家啊!”

  “咦?这个人我怎么感觉这么眼熟啊!”这时,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农民指着刘飞说道。

  这时,也有一个农民指着刘飞说道:“嗯,没错,我看着他也眼熟啊!”

  小伙子顿时有些火大,气呼呼的说道:“什么眼熟不眼熟的,乡亲们,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都是【官途】官官相护!”

  “啊!我想起来了,他就是【官途】刘飞!河西省的那个刘飞!你们都知道吧!”那个包着头巾的农民大声说道。

  “河西省的刘飞?”原本还围着刘飞和高明有些跃跃欲试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上一眼下一眼的仔细打量着刘飞。

  此刻,不久高明,就连刘飞都有些愣住了,他摸摸自己的下巴,眼神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心中说道:“难道我非常有名吗?我也不是【官途】中央领导,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还有人认识我呢!”

  “没错,他就是【官途】河西省的那个刘飞!”人群中不知道是【官途】谁喊了一声。紧接着,其他的人也纷纷点头说道:“没错,他就是【官途】那个刘飞。”

  这时,原本对刘飞充满了仇视心理的年轻人也仔细看了一会刘飞然后突然惊叫道:“没错,他就是【官途】那个刘飞!”说完之后,年轻人立刻走到刘飞面前有些吃惊的问道:“你是【官途】不是【官途】那个河西省西山县县委书记刘飞?”

  刘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认识自己,不过听到对方这么一问,他还是【官途】点头回答道:“没错,我就是【官途】你说的那个刘飞,不过那是【官途】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是【官途】岳阳市的副市长,主管环保工作,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反映,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为大家办好的!请大家相信,我们政府还是【官途】有很多官员都是【官途】热心为人民服务的!”

  这时,那个小伙子就大声的说道:“刘市长,这话别人说出来我们不信,但是【官途】你说出来我们相信!真没有想到,您会来到我们岳阳市当官,没别的说的,刘市长,我们相信你!乡亲们,我们给刘市长跪下,恳请他帮帮我们吧,找他比去省里强多了!”

  哗啦啦!随着小伙子的这声招呼,原本那些还有些激动的老百姓纷纷跪倒在地,眼巴巴的望着刘飞,尤其是【官途】刚才那个寻死觅活的老头更是【官途】老泪纵横的说道:“刘市长,求求你,帮我们想想办法吧!市里在不管,我们农民的日子没法过了!我们整个王家堡和孙家集以及后面几十里的爱着大清河的乡亲们天不能种,鱼全都死了,大家都赔的血本无归啊!”

  最新全本:、、、、、、、、、、

看过《官途》的书友还喜欢